弟一百八十七章 魂导赛六强与就这样诱得名榜刻刀?(中)_不一样的绝世唐门
笔趣阁 > 不一样的绝世唐门 > 弟一百八十七章 魂导赛六强与就这样诱得名榜刻刀?(中)
字体:      护眼 关灯

弟一百八十七章 魂导赛六强与就这样诱得名榜刻刀?(中)

  雨轩式诱坑法,第一式。

  “我刚才往自己身上下注一千万金魂币,你敢么?”

  出言嘲讽。

  “什么?!哼,还真是不知道哪里来的败家子,你最好不要让我碰到你。”

  第二式,装模作样。

  霍雨轩的呼吸稍稍重了一下,好似不动声色的叹气,眼眸微动,如同在为自己真的遇到九十八号为对手感到一丝无奈,表面却没有多余的反应,反而显得是在强作镇定。

  拥有极强的眼力,乃魂导师基本技能。

  九十八号轻易捕捉到了霍雨轩这一细微的表现,虽存有一点疑虑,心头那股笃定与狂喜泉涌而出,淹没了对方是在故意为之的想法。

  “看来幸运女神这下也不站你身边了。哈!小子,你死定了。让你刚才这么嚣张,栽我手里了吧。”

  对于九十八号过来的嘲讽,霍雨轩的小脑袋转向王明,故用疑惑的语气问了一句:“你说,你主人有他一半嚣张吗?”

  同时嘴角还牵起一抹微笑。

  “……”王明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此时的他们已经来到了金色大厅,王冬儿和娜娜自然是到了贵宾观众席观看。今晚决出三强的六人也同样到场,由一个叫阿金的主持人主持着场面。

  也就在刚才,水晶球抽签结果出来了。

  一个巨大的水晶球内有三个凹槽处,各是分成三组的区域,六个黑色透明玻璃球,不断滚动后,六个球成双落入各一凹槽,玻璃球内分别呈现出鲜明的白色数字,即是今晚六位选手的号码。

  第一区域,三十七号对阵九十六号选手。

  第二区域,八十五号选手对阵十四号的王明。

  第三区域,毫不意外地就是九十八号选手与十三号的霍雨轩了。

  “我试试看能不能引他入套。”

  此前霍雨轩的话蓦然出现脑海中,王明倒是蛮开心可以白嫖名榜刻刀啦……

  但还是不得不说,雨轩对人之贪婪这方面拿捏得死死的嘛。

  “主人,尽量别勉强,您的身体……”王明脸色却稍变,将声音控制在能让九十八号选手听见的大小。

  “多嘴。”霍雨轩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淡然地看向九十八号:“耍嘴皮子谁不会?若不是你有名榜刻刀,估计也撑不到现在。”

  第三式,出言挑衅。外加配合。

  “哼哼,就凭你?顶多是有钱的残废罢了,能有多大的能耐?赢你我都无需用全部实力。”九十八号一脸不屑地看着他,讥讽了回去。

  “不好意思,我不仅有钱,还有九级魂导器。”霍雨轩脸上仍从容地挂着笑容,摊了摊手道:“本想着和你赌一场,但你能拿的出手的就只有名榜刻刀了吧?没有名榜刻刀,你又能是什么?”

  “少说大话了,你怎么可能有九级魂导器?!”后者的语气中充斥着质疑,仿佛就在说,不给他亲眼看到才不会相信。

  第四式,欲擒故纵。

  “……”霍雨轩故作顿了一下,便淡淡说道:“没必要给你看,你也不具备和我对赌的资格。”

  虚张声势?不,这家伙这么有钱还真有可能买下九级魂导器。不拿出来,用谨慎可以理解,但为什么要说出自己有九级魂导器?

  这家伙从外观言行上判断,可能是个有钱嚣张的贵族,他的实力肯定没我强……但也有扮猪吃虎的可能,他的仆从的话也许是预先交流好的。

  不过,从刚才细微的反应……一个残废的傲气贵族,说不定是哪怕赢不了自己,也要让在某方面压自己一头,才说出有九级魂导器来找回场子。

  顷刻之间,大脑开启风暴,九十八号心中有些动容:所以,是为了唬住我?

  再确认一下好了。

  “九级魂导器让我感受一下,如果是真的,我就拿我的名榜刻刀和你对赌。”九十八号视线紧紧地放在霍雨轩身上,似乎想要从中找到某种破绽。

  “我没有兴趣用这种事情来耀武扬威。”霍雨轩微微呼出一口气,将【红尘庇佑】从储物戒拿出,递给了王明。

  红尘庇佑握在手心,催动一丝魂力输入而进,王明手中的红尘庇佑便释放出该有的威能……

  一点点淡红光从中扩散。直至九十八号面前。

  微型核心法阵?!

  清楚感受到的九十八号顿时呆了一下,他能从这威能中判断至少有五个以上的微型核心法阵。

  也就展示了一下,王明便把红尘庇佑还给霍雨轩。

  “再次说一下,你确定要和我赌?”霍雨轩故作蹙眉,眼神淡定地看向九十八号。

  “当然,我们就让夕水盟为我们作证。绝无反悔。”九十八号脸上浮现出一抹自信的笑容,招手示意主持人阿金过来。

  上钩了。

  在王明和霍雨轩看来,他似乎贪念上头了。

  第五式,纯属王明扯淡——雨轩式诱坑法其实只是在某人看来是这样。

  倒是雨轩引对方入套的方式有点和自己想得不同。

  “怎么样?”霍雨轩眼眸闭上一只瞥向王明,精神力将话传达过去。

  “怎么样……雨轩好坏但我好爱呀?”

  反正扮猪吃老虎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这时,阿金应了九十八号的示意,连忙走过来。

  “大人,有何吩咐?”

  对于他谄媚的态度,九十八号有些不屑似的哼了一声,指向霍雨轩说道:“我要和这家伙打赌,你们就做个公平的见证。”

  果然,这家伙怕了!

  随即,分明看到霍雨轩那眼中的几分慌乱,他心中更是得意不已,仿佛九级魂导器已然落入他手中。

  “好啊!稍等一下。”听到九十八号的话,阿金眼前一亮,向他确认了一下情况,便往台中央走了几步。

  “诸位贵宾,现在出现了一个小插曲。我们的九十八号选手和十三号选手要来一场对赌。九十八号选手的赌注是不可多见的名榜刻刀!而十三号选手的赌注是一件强大的魂导器!现在,让我们的裁判对此做鉴定。双方都不得反悔。”

  手持魂导扩音器,阿金的话瞬间引燃了一片众人的热情,说着裁判也随即上台。

  忽然,九十八号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魂导扩音器,说道:“事先说好了,待会比赛的制作魂导器我还需要用到刻刀。”说完又塞了回去。

  三名蒙着面纱的裁判上台,这是三位七级魂导师,显然蒙面是为了外界不被熟人认出。

  他们直接来到霍雨轩和九十八号面前,后者将自己的刻刀取出,递给面前的裁判。

  “这是……暗黑青龙?”裁判惊呼了一声,看着手上的刻刀不禁有些出神。

  暗青色的古朴刀身,比普通刻刀还要大一点,全身似乎散发着蓝色的幽光,两侧都有一个对称的龙形浮雕。

  “没错,这就是我的暗青。”九十八号有些地点了点头,随即将目光转向霍雨轩。

  “……”霍雨轩故作欲言又止的样子,也将红尘庇佑递给裁判,一脸不情愿:“这是我的赌注,也是我老师的作品。”

  “这,明德……”

  “住口!”霍雨轩冷声打断道。而她面前的裁判也只是慌忙地收起来,与另外两名裁判鉴定起来,眼中充满惊讶之色。

  三位裁判甚至忍不住观摩这件魂导器,从核心法阵判断,不仅是明德堂之作,更是堂主镜红尘亲手制作的啊!

  眼前坐轮椅的年轻人身份已经不言而喻了。他们惹不起,也不能暴露镜红尘堂主之作。

  “怎么这么久?要是有一点偏袒,可别怪我……哼!”见他们有些磨蹭或是呆住了,九十八号不满地开口道,显然他本人的身份也富有底蕴的。

  “好,知道了。”得知为首裁判的交代,阿金也略微错愕,便很快调整过来:“我们十三号选手的赌注是一件品级较高的魂导器呢!由于有点特殊未能公布,但可以肯定价值绝对不低于暗青黑龙!等比赛结束,我们会根据胜负的结果将赌注发还给胜方。”

  这番话落下,三位裁判便带着红尘眷恋离开了台上,到了三米高台的裁判席的位置上,正好能观察到选手制作魂导器的过程。

  “双方赌约形成,绝无反悔。夕水盟将公平公正贯彻到底!接下来,请所有选手来到各自的比赛区域。温馨提示,距离赌盘收盘还有十分钟,要下注的贵宾请尽快。”

  “看来还是明德堂的魂导器,看来你小子……诶?”九十八号暗爽了一下,话在嘴边没说两句,才注意到轮椅上的霍雨轩已经被王明推走了。

  得逞之后连演都不带演了……

  垂眼看了看霍雨轩,王明抿了一下嘴,有点憋笑的意味。

  到了第三区域,霍雨轩眼中也略带笑意地目送他回第二区域。

  其实俩人也算在“隔壁”。

  毕竟今晚比赛划分成三个比赛区域,每一个区域的魂导器制作台相距有十多米远,制作台后边仍然有摆放稀有金属的柜子,而今晚不同的是,再往后还有一个金属长桌,延伸至两个边缘区域,其上对应区域放有相同的稀有金属。

  没有留意也来到制作台对面的九十八号,两个制作台是相对着的,距比赛开始还有五分钟,霍雨轩只是低着头,又想起来了王明的事儿。

  关于王明白天在观战比赛时所表现的“异样”,她不由揣测,应该是王明的“预言”内容出现了偏差,或是说和“他们”不一致。

  同时她也能从王明的话反推出,很明显“预言”内容中的唐门众人做出了“反常”的行为,这可能是让王明感受到了矛盾或挣扎。

  至于战争提前,霍雨轩也隐约猜到,只是王明口头上所说“顺其自然”,她以为他是真的懒得管这些,却没想到对方竟然想瞒着她和冬儿去触及危险的事……

  即便王明没有明说,霍雨轩和王冬儿还是多少察觉出来了。

  女人的第六感。

  况且,又因为她们太相信王明了,当霍雨轩同王冬儿提及的时候,后者也不大相信王明不会和她们说。

  可如果换个角度,王明要做的事很危险,那么就不愿让她们也卷进危险,所以才不说。

  事实也如此,王明就像是“利用”她们对他的信任而选择隐瞒,这就不可避免地让她们感到生气。

  但与其说生气,更像是一种不好描述的感受……

  不过,至少现在不会了。

  心情似乎轻快了不少,霍雨轩又悄悄看了眼不远处的王明,对于本场制作的魂导器也自有定数。

  “比赛开始!”

  主持人通过魂导扩音器传出的声音响起,几乎每个人选手都将挑好的稀有金属放置桌上。

  而霍雨轩一拿出通体青碧如翡翠般的【生灵守望之刃】,便引来了阿金的热情解说。

  “……”双眸亮起紫光,王明已然将全身心投入魂导器的制作,靠近左手边分别是锻魂银、天灵银、星银铁各三个。

  说实话,他这次制作的魂导器时间会很赶。

  他先用锻魂银铭刻核心法阵。

  将锻魂银雕制成两块正方体,都为一立方分米,足有成人手掌大小,稀有金属之所以稀有,便是因每个金属都有其特性,难雕刻或稍有不慎就全全失败不必多说,恰如锻魂银,对魂力有很强的亲和力。

  基本上聚能魂导器都会用到锻魂银。

  稳快地从正方体的八个点下手,一刀一刀地将其削平“棱角”,显然只有这样才不会破坏锻魂银本身材质。

  王明也曾尝试过另走歪径,先从面的重心雕刻,结果一个刻偏,导致金属材料整个裂开……

  这是他刻偏的那一刀,破坏了金属材料的“平衡点”,正如物质都存在平衡点,一旦破坏就会崩塌。金属材料亦是如此。

  但显然,平衡点不是静止的。

  雕刻金属的过程,平衡点是会随着雕刻而变化,这就需要魂导师在雕刻时落下的每一刀都要使得平衡点到达平衡位置。

  否则,点脱离平衡位置的话,金属材料很快就会崩裂。

  因此制作魂导器要讲究快、准、稳。

  这时,王明已经将锻魂银雕刻成圆环状,魂力传输至刀尖。

  沿着环周轻轻划动,魂力如细线般随刀尖划过处印刻。

  两道连贯的奇异弯曲的纹路交叉在一起,其下有三个相同如波浪的纹路,圆形一纹路再围裹,形成的这便是聚能法阵。

  再复杂一些便是在有限空间的圈内刻印多种同种法阵。

  要么就是再用一条纹路延伸,在聚能法阵的一旁空位,再刻下不同的法阵,两种、三种等交替连接。

  顺带一提,王明所涉及的人形魂导器,用的是“链接”,将有相关性的法阵或核心法阵链接在一起。

  之所以会用到这一点,是因为制作人形魂导器本身就需要很强的相关性。

  两个直观的例子,蜘蛛结的网是以一个点为中心,蛛丝向四周扩散。树状是以一个点生长出多个分支。

  这可以看作一个最主要的核心法阵是次要的核心法阵的纽带,或是最主要的核心法阵要将其他法阵链接起来。

  咳咳,这些只是后话……

  在有把握的情况下完成核心法阵,不然法阵过多则会过载,核心法阵会承受不住而崩裂,法阵太少则会失效,制成的核心法阵运作不起来。

  核心法阵既可以讲究“量变”也能“质变”——

  要么技术够好,法阵多得让核心法阵的作用翻倍。

  要么“技术”够好,法阵本身的构造具备超出其他法阵的效果。

  后者的“技术”指的是天赋。

  能从无到有的创作。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的叶弄风显然就是其一代表。

  衰老射线是他提出与设计,明德堂只是按照他的想法帮忙制作。

  那不就是意味着法阵、核心法阵的铭刻构造都是他的创意。

  反正,王明很是佩服。毕竟他有的只是前世带来的一些想法而已。

  暂且还没能做到自创法阵和核心法阵……

  其实也有试过刻一个太极状的法阵,结果也是失败告终。(划掉)

  至于王明这次要做的魂导器,是人形魂导器的一部分,一种腿部的魂导器。

  刻出两条波浪纹路,在两侧弯曲的轨迹内,刻画出一个形如“中”字基础上却有扭曲的两横线纹路,以及三个从后至前的点,最后同样的外圈裹挟,王明完成了在环形圆面一个冲击法阵。

  而法阵内刻有的纹路?

  是一种构成法阵不可少的——“符纹”

  也可以称之为“法纹”,其名称取决于国家对于魂导器的不同解释。

  第一手创作魂导器的日月帝国自是称作符纹,史莱克学院的授课也叫作符纹。

  只是落后或魂导器不发达的国家,在解读“法阵”的方面,理解为构成“阵”的前提需要“法”,便将符纹换称为法纹。

  大多魂导师都默认为符纹。

  不过当知道还有这种符纹东西的时候,王明其实是一整个人懵了,原著似乎可没提到这个……

  他只能理解为世界的“法则”在修补原著没提到的部分。

  符纹有多种类型,当初王明看到符纹,却莫名有一种眼熟的感觉……很像……歪曲抽象的字?

  对于锻魂银的制作,主要是冲击核心法阵,存有的聚能法阵只是为了辅助冲击法阵能够连贯性使用。

  在聚能法阵启动的一瞬间连携冲击法阵,能够极快速度启动冲击效果。

  环身的法阵是“聚能——稳固——聚能”交替的法阵,做了四组,足够支撑核心法阵的稳定运行。

  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这也仅是腿部魂导器的一个核心法阵。

  瞥了眼环形的核心法阵内部隐隐转动的六个小齿轮,王明转眼着手剩下两个锻魂银。

  倘若时间有多,可能会在基础上多加个魂导器。

  魂导器的出现实在重要,因为魂力一般只能催动释放魂力,来决定威力,其魂力的表现只能在魂技上。而当作用在魂导器时,魂力便会通过魂导器内的各个法阵,将魂力的形式转成冲击、光束、网状等……

  ……

  此时王五的房间。

  “你,其实已经醒来了吧?”

  身子倚靠在墙壁,粉蓝色眸子幽幽地看着某人,王秋儿淡淡说道。

  “……”

  算了,再装下去也没意思了。

  无奈睁眼,王五起身,随即小声吐槽了一句:“站这么久,不累么……”

  话说,王秋儿还真是有耐力啊,硬生生等了两个小时……

  “不累。”王秋儿一脸认真,眼底闪过一抹冷光:“我来只是确认一下。”

  此话一出,王五心里不由咯噔一下,感觉要暴露了?

  “什么?”王五故作不解,有种明知故问的样子。

  王秋儿走前去,单手叉腰,淡然注视着王五:“你和王明是什么关系?”

  “同门同姓师兄弟……?”

  见他毫不犹豫地道出,王秋儿的俏脸上浮现出几分厉色:“你要是敷衍,接下来的比赛你都不用上场了。”

  “好嘞!求之不得。”王五是想这么说的,但对方似乎是在试探自己……

  内心小小活动了一下,却没有开口。

  “你战斗时和王明一样没有魂力波动,还有和他的臭脸有点像,发色什么的应该很轻易就能改变吧。这两点,无不指向两种情况。若不是你和他有血缘关系。就是……”

  王秋儿故意停顿了一下,注意到王五微变的神情,嘴角忍不住扬起。

  不知为何,当王秋儿面对自己进行分析的时候,王五感觉她的眼瞳仿佛竖起,有一种来自魂兽凝视的既视感……

  “……王秋儿,你也不希望……三眼金猊的身份被大家知道吧?”王五叹了一口气,从容地对上她的视线:“我有点好奇他们的表情是什么样的呢。”

  王明自认为这一计能反将一军。

  “……”看到她的脸色忽然沉了下去,似乎陷入沉默,王五笑了笑:“好吧。我其实好奇地是你什么表情。”

  化身人形的魂兽被人发现……是什么下场来着?

  “诶?!君子……别动手啊!”

  感受到脸颊被纤手扯着,王五忍不住吃痛地苦叫着,一边用手抓住某人的手臂,企图拦住她的行为。

  “……你很得意吗,王明。”王秋儿已经能肯定了,从对方的口气、话语,以及欠揍的感觉——

  王五这家伙就是王明!

  还让这可恶的家伙看到自己虚弱的一面,太可恶了!

  今天自己还对他说了加油?!开什么玩笑!

  王秋儿越想手中的力气就越大,眼眸此时好像都化成了金色竖瞳,竖瞳还散发着淡淡的红色。

  不知为何,王明有这样的一个错觉。

  也许是疼出错觉了。

  “喂!过分了啊!!”

  某人的脸颊已经快变成紫色了……

  王秋儿你怕不是连魂技都开了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xx.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xx.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