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8章今天只议一件事_从长平之战开始
笔趣阁 > 从长平之战开始 > 第648章今天只议一件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48章今天只议一件事

  秦王和他的臣子们,既低估了赵括的心胸,更低估了赵括的野心。

  说低估了赵括的心胸,是赵括根本不会为了所谓的面子,不管是赵括他自己的,抑或是赵国的面子,而去轻易改变既定的方针策略,更不会因为所谓的恼怒,怒而兴师;

  说低估了赵括的野心,是赵括的视野早已经看向了全局,整个战国都是他的战场,而在纵向上,他和他的赵国更是已经做好了未来十年,乃至二十年的作战计划。

  正因为如此,在秦王和秦国的大臣看来极其重要的东西,其实在赵括看来并无关紧要。

  就像是寒拾问答中所言:

  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拾得云:「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躲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在赵括的观念之中,他现在所需要做的,就是安安稳稳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下去。

  这就像是在面对一个一定能够成功的项目时,任何花里胡哨的锦上添花都是没有必要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按照既定的剧本,一步不差地走下去。

  而赵括和他的赵国,正是按照剧本,一步步地在走着。

  随着出使韩、燕的使者归国,赵国此次外交之旅也终于算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了。

  除了出使秦国的事宜,因为秦国使臣的突然到来,而被迫搁置之外,其他五国的出使,可以说都圆满地完成了任务。

  齐国和楚国之旅,赵国几乎是用极小的代价(盟约的承诺以及即将被淘汰的武器)就换取了两国大量的粮食,算是基本上解决了因雪灾而导致的粮食问题了。

  在魏国方面,虽然最终没有带回来一粒粮食,但却也让魏王和信陵君的心中略略产生了一丝丝的不安,想必这一丝丝的不安,能够让赵国再提出下一个要求时,魏国更加积极地响应起来。

  最后的韩、燕两国,则是成功地塑造了两国见死不救的形象,并且充分地向世人表达了赵国对这两个国家的愤恨以极。可以说,即便没有邯郸之围和洛城之叛,赵国也有充分的理由惩罚这两个国家。

  至于秦国,随着公分天下的共识达成,秦赵之间至少存在着一年甚至更长的和平期。

  赵国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自家的扩张不能太快,以免刺激到秦国这根敏感的神经。

  外事既毕,内部方面赵括也没有闲着,随着户部的稽查和暗卫的调查,不少的官员还是没能挨过这个冬天。

  一番清理之后,虽不敢说将蠹虫一网打尽了,但至少赵括达到了两个目的。

  其一,告诉了所有的赵臣,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碰也不能碰,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赵括不是不懂,但他要告诉赵臣们的是:任何损害到他一统天下的做法,他绝不容忍。

  红线的意义,不在于惩处,而在于警告。

  其二,则是在侦办和处理这批蠹虫的过程中,暗卫作为一支新兴的特务力量终于登上了政治舞台,所有的官员也开始注意到这支几乎无孔不入的力量。

  这就像是给所有的官员头顶悬上了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令其实时处于惶恐之中,如履薄冰。

  而随着这一系列的事情结束,年关也终于近了。

  同时,赵括手底下的几名文武重臣们,也终于从赵国的大江南北赶回到了邯郸城中。

  一场大规模、高级别的政治会议,随即在赵王宫中展开。

  此次会议的议题只有一个:来年的进攻问题。

  主持此次会议的,依旧是我们坐在主位之上的赵括同志(涉及军事和政治各

  方面,平原君和廉颇都没法统筹兼顾,只能由一把手赵括同志亲自主持。)

  而参与此次会议的,则是我大赵朝廷的内阁成员们:

  首先,自然是坐在赵括右手下首位的内阁首辅平原君赵胜同志,其次则是坐在赵括左手边的内阁次辅廉颇将军。

  赵胜这边,吕不韦列坐其次,而虞卿则作为书记员,列席在末;

  廉颇这边,田单因为资历的缘故坐在其次的位置,而之下才是当红炸子鸡,刚刚灭了一国的李牧将军(当然,灭胡的功劳在赵国根本算不上什么)。

  而在正殿之外,赵括的心腹爱将,长平一战后几乎寸步不离的赵韦将军,亲自率王宫卫士将正殿团团围住,别说密探了,就连只鸟儿都别想飞进去。

  至于会议的后勤工作,更是只有宦者令一人负责。

  凡此种种,无不彰显着此次会议的重要性。

  正带你之内,作为会议的主持者,赵括首先发言。

  赵括首先对众人今年的工作情况进行了简要的回顾和评价。

  「今年以来,先是灭胡、后是组建联军交战洛城,接着又吸纳了周地数十万的百姓,而后更是千里奔袭迫使秦军回撤,临近年末,好容易换完了地盘,又是一场大雪。」赵括环视着众人,将一年的事件一一细数道:「好在,在诸位的辛苦努力之下,我们大赵,不仅都挺了过来,更是扩地两郡,再一次将秦国压制了下去。」

  「可以说,经过今年一年的努力,我们已经取得了与秦国之间国力的优势,甚至攻守之势也即将易位。」赵括说着站起了身,对着众人便是一礼道:「寡人代表我赵国百万黎民,多谢诸位。」

  「我王言重了。」

  「此吾辈份内之事也。」

  众人见状连忙起身回礼。

  赵括微微颔首,随即坐下,摆摆手示意几人都坐下说话。

  「平原君。」赵括随即继续说道:「相关赏赐,内阁要尽快拿出一个条陈来,定要在年关之前,将赏赐发放到位,让所有的有功之臣都能过个好年。」

  「是。」平原君立即起身答道。

  「另外,有功的将士们自然要进行封赏,还有在雪灾中做出贡献的官吏们,以及顶风冒雪前往各国的使者们,也都做出了极大的贡献,该提拔要提拔,该赏赐的要赏赐。」说着,赵括又看了一眼正在记录中的虞卿,随即笑着说道:「该入阁的,也要入阁了。」

  闻言,平原君微微一愣,随即立即反应了过来,在座六人,除了李牧和虞卿之外都已经是阁臣了,王上此意显然就是二人之一。

  而李牧,资历上明显还不足,也几乎没有参与过政事,入阁显然还不够。

  更重要的是,赵括显然是将他往上将军的方向培养,入不入阁其实并不重要。

  结合之前的雪灾贡献和使者们的话语,这入阁之人选,几乎是呼之欲出了。

  「是。」平原君一边笑着答应着,一边的目光却是看向了正在奋笔疾书的虞卿。

  不仅仅是平原君,在座的各位哪个不是人精,哪里会不知道赵括的意思,当即五双眼睛便齐齐地看向了虞卿。

  似乎是感受到了灼热的目光的探寻,又或许是听着一直没有人接话,虞卿也是不经意的抬起了头。

  却见众人都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不由得虞卿有些脸盘泛红。

  「还不快谢过我王。」一旁的平原君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对虞卿提点道。

  要说此人,还是已故的蔺上卿和自己亲自发掘的呢,可以说,不出意外的话,虞卿就会是自己和蔺上卿的接班人了,妥妥的自己人啊!

  也怪不得平原君一副急切的样

  子了。

  一旁的虞卿闻言,又看了一眼自己刚刚记下的赵括的话语,这才恍然大悟,连忙起身抱拳,对着赵括深深一礼,道:「多谢我王垂爱。」

  「有功则赏。」赵括笑着说道:「此也是虞卿你应得的。」

  「多谢我王!」虞卿再度下拜道。

  赵括闻言,却是越发满意。显然,他并不喜欢那种口若悬河却废话连篇之人,一句简单的感谢足以表达谢意,倒并不需要华丽的辞藻来浪费彼此的时间。

  正如赵括自己所说的:有功则赏。在如今的赵国,做好事情才是第一位的。

  上完了开胃小菜,赵括随即将今天的主菜端了上来。

  挥挥手示意两人坐下,赵括继续说道:「前些时日,急令诸位回返邯郸,想必大家也都知道是何原因了,今日之议,只为一事:明年之战。」

  不待众人开口,赵括继续说道:「首先是第一个问题,明年战,或是不战?诸位请试畅所欲言。」

  说罢,赵括便将话语权交给了在场诸人。

  短暂的沉默之后,平原君与廉颇二人双双挺身。

  而廉颇见状,却是略略伸出右手示意平原君先请。

  平原君倒也不意外,当即对着赵括微微一礼,随即说道:「禀我王,若是两月之前,微臣亦是支持明年出兵继续接战的。」

  说着,平原君又看了看对面的武将们,微微颔首表示歉意后,接着说道:「只是如今,大雪封国,国库为救助灾民,加洛城之战的消耗,数年积攒已经彻底见底,而今得以维持,全赖从齐、楚两国运来之粮。即便明年粮食大丰,也不过堪堪足够还与齐、楚而已。若要兴兵而伐,实恐粮秣之不足也。」

  「国库之粮,可否支撑十万大军?」赵括随即问道。

  平原君闻言却是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甚至都没有等赵括说出一个时限。

  「可供五万大军鏖战几何?」赵括似有不甘地继续问道。

  平原君闻言,却依旧还是摇头。

  「三万?」赵括的眉头已经皱紧,仿佛下一刻平原君还在摇头的话,赵括就要充上前去了。

  「禀我王。」

  还好平原君终于没有再继续摇头。

  只是平原君接下来的话语,还不如摇头呢。

  「许是微臣表达不明。」平原君接着说道:「如今之粮,我赵军固守尚可,可若要劳师以远,途中耗损颇多,则恐即便只有五万大军,也只够往最近的宜阳城走一圈而已。」

  闻言,殿内瞬间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

  这还没开始呢,怎么好像就已经结束了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xx.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xx.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