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最佳人选_神诡世界:开局打造幽冥地府
笔趣阁 > 神诡世界:开局打造幽冥地府 > 第309章 最佳人选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09章 最佳人选

  斗蛐蛐原本只是雪和公主和徐夫人之间的闺中乐趣,是私下里的玩笑。

  但现在苏冷竟然也要加入。

  虽说做游戏人越多越热闹也就越有趣,但有些时候,有些游戏是不欢迎外人的。

  更何况对方明显不怀好意。

  徐夫人淡淡地道:“今日没有准备。”

  苏冷却笑道:“没有准备也没关系,反正蛐蛐罐就在那里,咱们不妨打一个赌添点乐趣。”

  徐夫人根本不想和苏冷有任何瓜葛,直接拒绝道:“斗蛐蛐是我和公主之间的玩乐消遣,并不打算添什么赌注!”

  雪和公主却有些好奇道:“赌注?你想赌什么?”

  苏冷笑道:“这个简单,只要你们两个其中一个赢了,我从此以后就再不登门,你们若是输了,呵呵,就不得再拒人于千里之外,怎样?这个赌注你们赢了就能把我甩掉,即便输了也不损失什么,说起来,你们这我还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雪和公主轻轻扯了扯徐夫人的衣袖,两女目光相对,徐夫人低声道:“就怕他是有备而来,若是输了,以后这大门就防不住这贼人了!”

  雪和公主则道:“怕什么,就像他说的,反正输了也不过还是如现在这般,但若赢了,就能限制他再来你这里胡闹,怎么算都是赚的!”

  徐夫人略作沉思,随后望向苏冷道:“好,你愿意玩一手,那就玩一手,不过,你的蛐蛐死了可别哭鼻子!”

  苏冷嘿嘿一笑:“就怕到时候哭的是你们俩!”

  徐夫人道:“你的蛐蛐在哪里?”

  苏冷伸手一招,外面立即跑进来一个双目炯炯有神,一袭黑衣护院家丁般打扮的人物。

  林北辰知道这就是他的对手,立即仔细观瞧。

  这个家伙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异之处,脸上还挂着一丝谨慎小心,就和普通的家丁没什么区别。

  但越是这么普通的人林北辰就越感到棘手。这家伙身上阴德-98,+24。

  “我这只蛐蛐可是从南疆那边寻回来的,各方面都很了不得,你们这次输定了!”

  徐夫人则道:“你不要得意得太早,鹿死谁手还不知道的呢!”

  苏冷轻笑一声:“好啊,那就让我看看究竟鹿死谁手!”

  雪和公主看了林北辰一眼,似乎是在给林北辰加油。

  林北辰心中却多少有点不甘愿,原本他来这就是为了早日脱身,没想到脱身的办法没想到,他反倒越陷越深,现在竟然要被当成蛐蛐丢进蛐蛐罐子里。

  徐府也出了一个人,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中年人,这个家伙身材同样瘦弱,一双眼睛贼溜溜乱转,林北辰觉得这家伙一点都不靠谱。

  这家伙阴德-78,+2,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当然这都不是他们的本相,因为进入蛐蛐罐后他们都会变化,有可能是男有可能是女,有可能是老是少,甚至不是人。

  总之他们现在表现出来的模样很有可能只是为了迷惑对手。

  对方两个人都很有礼貌,对林北辰微微颔首示意。

  林北辰自然也表现的谦虚恭谨,抱拳回礼。

  苏冷呵呵笑道:“你们三个可不像是准备殊死决斗,更像是去过家家呢!”

  徐夫人则道:“看起来都是老狐狸了,这样倒是有趣!”

  雪和公主看向林北辰道:“别丢了我脸!”

  林北辰此刻对这三个家伙完全没有好印象,这个时代的上位者,根本就不把普通人当成是人,在他们眼中林北辰这样的家伙就是蛐蛐,丢进罐子里打生打死完全是为了博他们一笑罢了!

  生命在他们眼中是有着严格的等级划分的。

  林北辰此刻打定主意,找机会一定收了这三个家伙。

  皇帝的女儿怎么了?老子来到这个世界就是惩治这帮王八蛋的!

  徐夫人此时取出一个椭圆形的紫砂罐子。

  随后看向雪和公主还有苏冷。

  两者纷纷点头。

  徐夫人将罐子一丢,一股漆黑的烟气瞬间席卷而来,将林北辰裹住收入罐子中。

  林北辰在黑色的烟尘中腾云驾雾,飞了大概十几息的时间,随后烟雾敛去,眼前呈现出一个庞大的世界。

  林北辰在空中跌落,脚下是万家灯火,一座城池。

  究竟在哪里落脚,林北辰得尽快做出选择!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玩绝地求生,从飞机上跳下来后鸟瞰下面的城市。

  林北辰仔细观瞧,没有直接投身于灯火最辉煌的位置,而是选择稍微偏僻一点的地方,随后他直接落入一条漆黑的小巷子。

  按照规定,他们在这里有一天的时间找出对手,将其杀死,最后能活下来的就是胜利者,规则简单粗暴,时间也很紧张,最重要的是,如果一天过去了,他们都没有找出对方,杀死对方,那么三个人都得死!

  斗蛐蛐这个游戏残酷到了极致。

  只有站在蛐蛐罐外围观的人才会感受到快乐,身在罐子中的蛐蛐们能感受到的就只有恐惧。

  林北辰迅速和周围的黑暗融为一体,随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时蛐蛐罐外,徐夫人、雪和公主还有苏冷三个正在围观三人的行动。

  他们可以清楚的看到三人的一举一动。

  苏冷笑道:“徐夫人,其实我这个人还是有很多优点的,徐茂春无论如何都回不来了,你们孤儿寡母有我照料以后会少许多麻烦,老实说,你也不希望念春从小被别人欺凌吧?”

  徐夫人冷淡道:“苏公子你的想法我很清楚,我们孤儿寡母恐怕根本就不是你的目标,你只是想要我夫家流传下来的那个宝贝吧?”

  “我劝你还是死了这份心吧,那宝贝只有徐家血脉能用得了,也就是说现在世间只有念春才能催动宝物,宝贝给你,你也用不了!”

  苏冷摸了摸鼻子笑道:“徐夫人,我对你可是一片真心,我承认,我也想得到那件宝贝,但我最想得到的还是你啊!”

  雪和公主此时冷笑道:“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苏冷真诚道:“徐夫人,老实说,这天底下能配得上你,又愿意娶你,并能真心对你好的,其实只有我一个,换成是别人,绝对不会给你名分,而我却可以娶你做正妻,八抬大轿迎进门,完全不计较你寡妇的身份,甚至你带着孩子也不介意,你好好想想,错过了我,这天下再无对你这般好的人了!”

  徐夫人闻言目光中微微有了一丝涟漪。

  觊觎她家宝贝的人有很多,想要巧取豪夺的也不在少数,真能放下身段,诚心接纳她的其实也只有苏冷了。

  而且,苏冷的家世地位都是优中之选,但苏冷的这幅模样着实不是徐夫人的菜。

  以往的徐茂春孔武有力,身材高大,而这个苏冷身材矮小,全身上下的分量加起来也比不上徐茂春的一条大腿来得有分量。

  而且苏冷从小体弱多病,怎么看都是一副短命相,如果二婚嫁给苏冷,苏冷没熬几年又死了,她这克夫的不祥之妇的名头一辈子也摘不掉了。

  况且,徐夫人真的没有再嫁的打算,虽然独守空房确实寂寞,但有儿子相伴,日子过得也不算难堪。

  真要是嫁给了苏冷,苏冷若欺负儿子,那该如何是好?

  她不由望向骑着纸马嘻嘻哈哈的念春,若孩子永远这么大该多好,每天都没有愁心事,只是快乐地玩耍。

  孩子没了父亲,以后上了私塾说不定就会被人欺负……

  此刻徐夫人心中的想法终于有了一丝改变,或许早点给念春找过父亲也不是一个不好的决定。

  反正那件宝贝只有念春能用,别人无论如何都抢不走。

  想到这里徐夫人冷冰冰的脸上多了一丝颜色。

  语气也没有之前那么冷漠:“苏公子,你的蛐蛐似乎并不怎么样,装扮的农夫破绽百出呢!”

  苏冷望向蛐蛐罐中,他的蛐蛐杀了一个农夫,剥下对方的皮,披在身上完成了第一次伪装,以他们的视角来看,这伪装确实不算特别成功,有那么一丝破绽。

  不过这是以他们高临下的视角来看,如果是生秋蛐蛐罐中,其实是很难发现对方的破绽的。

  苏冷笑道:“一只蛐蛐罢了,能赢最好,赢不了能博夫人一笑也是值得的!”

  雪和公主悄悄拉了拉徐夫人的衣袖,低声道:“小妮子,你怎么回事?干嘛给他好脸色,你就不怕他顺竿爬,今晚就进了你的闺房?”

  徐夫人啐了一声,俏脸微红道:“胡说什么!我是那么随便的人么?”

  雪和公主呵呵一笑,撇嘴道:“你不随便?”

  徐夫人伸手掐了雪和公主一下。

  此时苏冷忽然道:“公主,你那个蛐蛐似乎挺有想法的,他是第一次斗蛐蛐吧?难道没人给他讲解规则么?”

  雪和公主愣了一下,立即望向林北辰。

  就见林北辰完全没有任何隐藏,也没有变化模样,竟然直接大摇大摆的走在街路上,招摇过市。

  相对于其他两个落地伪装,融入城池消失不见的老成状态,林北辰的表现就如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生瓜蛋子,鲁莽又愚蠢。

  雪和公主立即蹙起眉头,她很怕输,但更怕丢人,此刻林北辰的表现就如一个愣头青,着实叫她感到非常不爽!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xx.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xx.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