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脱去泥胎_15_神诡世界:开局打造幽冥地府
笔趣阁 > 神诡世界:开局打造幽冥地府 > 第8章 脱去泥胎_15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章 脱去泥胎_15

  展坤完全丧失灵智的神魂漂浮在一旁,眼神空洞,最后一丝灵性已经泯灭。

  他一个人在这里孤零零等待百年,想来是格外寂寞吧?

  还没来得及唏嘘,天观地图上忽然有无数灵光朝他汇聚过来。

  林北辰顺着破损的窗户望去,就见无数泯灭了神志的阴鬼静静的聚集在船外,他们身穿甲胄,披头散发,犹如一个怨气冲天的亡灵军团。

  林北辰收了玉匣、铜牌还有一瞬金丹,看了一眼展坤的神魂,游出船舱。

  摄魂幡轻轻摇摆。

  白色的流苏在漆黑的水中摇曳,犹如一只纯净的水母,那些阴鬼们已经放弃抵抗,一个个投入摄魂幡中,林北辰恍然间有些错觉,似乎这些阴鬼脸上露出了解脱般的笑容。

  上岸后,林北辰估算了一下位置,他已经走出神庙四里之外,他决定继续探索,将神庙周围的地形大概看了个遍,可惜没有太多收获,山林中阴鬼不少,但都是些价值不大即将泯灭的神魂。

  眼瞅着所剩时间不多,便直接回了酆都神庙。

  今日收获颇丰。

  林北辰展开摄魂幡,内阴魂不断流出,但是这一次这些阴魂却没有去修葺神庙,而是冲向林北辰的神像不断的融入神像之中,这个变故叫林北辰微微一怔,紧接着神像竟开始疯狂长草,一根根草棍从神像中钻出。

  林北辰大为惊异,凑近观瞧才发现,并非神像长草,而是神像把泥胎中的草棍全都排挤出来。

  林北辰伸手拂掉草棍,发现神像变得更加坚固。

  原本的神像就像是大片酥,用手一按,就是一个坑,还簌簌掉渣,而现在不用大力气已经按不动了,就像过火后的陶器。

  林北辰也觉得自己似乎更有分量了,这种感觉就像寒冬中裸体的他穿上了一层衣服,不对比都不知道自己原本那么单薄脆弱。

  林北辰心中一喜,当即再次摇晃摄魂幡,内中所有的枉死鬼都钻了出来,纷纷投入神像之中,神像再次发生变化,这一次神像发出咯咯声响,原本泥塑的神像突然跃升了一个等级。

  【恭喜宿主,神像脱去泥胎,步入石胎境界!收摄更多的天地亡魂将塑造铁胎神像!】

  林北辰伸手按动,神像果然更加坚硬,林北辰觉得穿了一层铁甲,甚至连烈日带来的阳罡之气也可以抵御一二。

  之前的他就是一只小小的弱鸡,现在则是健身房撸铁十年的腱子肉壮汉,天翻地覆的变化!

  还剩下几十个枉死鬼,他们无头苍蝇般四处乱转最终撞在一起,化为一张简陋的供桌。

  林北辰舒服的点了点头,将破香炉放在供桌上,这样仪式感就出来了!

  不过,到了此刻,林北辰这个小小的神庙也变得格外/阴森可怖,处处都是眼睛,一眨一眨的盯着林北辰,甚至林北辰的神像上也有着一双双眼睛,这可不像是神仙居处,更像是妖魔巢穴。

  原本清冷的小庙此刻变得热闹非凡。

  林北辰取出玉匣,打开看着内中层层符咒包裹的东西,思忖再三,终究没有将其打开。

  此刻的他修为浅薄,真要是放出凶物怕是无力应对,况且展坤的言语林北辰并不完全相信,大家萍水相逢,泛泛之交都称不上,彼此多些戒备总是好的!

  他将玉匣还有阳江密卫的令牌一丢,屋顶的枉死鬼张开嘴巴,将其吞下,随后闭上眼睛消失无踪,一瞬金丹则被他贴身收好以备不时之需。

  做完这些,又传来金鸡啼晓的声音,林北辰再次感受到来自东方天际的威压。

  不过这一次,他更加从容,以前,金鸡一叫,林北辰就心慌,似乎火焰迫在眉睫,必须马上回到神像中藏好,而现在,更像是在一米外烤火,火依然可怕,却从容许多。

  回到神像中,林北辰沉沉睡去,也不知过多久,忽然嘈杂声大起将他惊醒。

  就见有一群人风风火火的闯进破庙。

  为首的是一个头戴羽帽的神婆,她身上耸拉下几百根颜色各异的布条,布条上拴着各种饰品,乍一看就像掸子成精。

  她满是皱纹的脸上画着繁复的血色花纹,右手持鼓槌,左手抓着一面大大的皮鼓。

  边敲鼓边唱:“?事不敢打动花仙?,喧锣动?接大仙,弟子已到孤魂野鬼的草堂,奉旨除妖与诛邪,哟哟,哟,哟……”

  神婆身后尾随着十个身强力壮的赤膊汉子,手拿锤子、镐头舞动不休。

  伴随着神婆的唱词有节奏的大吼:“除妖!诛邪!除妖!诛邪!”

  紧接着就看到芸儿被推进庙中。

  神婆在林北辰的神像前停止吟唱,用力一敲圆鼓,震得破庙簌簌落灰。

  此刻林北辰才看出来,这神婆是个瞎子,眼窝中只有一对深邃的窟窿。

  神婆忽然以鼓槌指着林北辰神像大声喝道:“砸了这邪魔妖物的造作鬼像!”

  十个强壮汉子各持镐头锤子,立即迈步上前。

  “砸碎妖像,铲平鬼庙!”

  眼见锤子镐头就要砸在身上,神像中的林北辰嘴角溢出一丝冷笑,昨日的他或许在这青天白日对付不了这些神婆闲汉,但现在的他却不再是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就在他准备出手的时候,芸儿忽然跑出来,拦在众人面前,高声哭道:“是庙中神仙救了我,求求你们不要砸他的神像!”

  神婆一把拽过芸儿,瞪着空洞洞的眼窝怒道:“救你?那妖邪可是杀了你爹!”

  芸儿强忍着泪花,倔强道:“我爹早晚会害死我娘,我娘现在疯疯癫癫全是他害的!”

  在过去的一天中,芸儿想清楚了很多事。

  一个月前,孙三儿把娘强行拉出去,娘回来后衣衫不整,身上遍布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从那之后,娘就疯了,最初芸儿还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但有了前晚的事情,芸儿完全明白了!

  “那家伙不配做我爹,他是个畜牲,仙人不杀他,我也要杀了他!”芸儿咬牙切齿的大叫。

  神婆一巴掌抽在芸儿脸颊上,怒吼道:“不管孙三儿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那也是你爹,他纵有一万个错,自有仙人教训,轮不到邪魔插手!”

  “我知道了,你是被那妖邪阴鬼上身了,罢罢罢!引火驱邪!”

  壮汉们闻言立即将早就准备好的火油还有木柴取来,在庙中架设篝火。

  随后将挣扎的芸儿绑在了篝火上。

  紧接着一瓢瓢火油便泼在她身上。

  虽然庙外正是晌午时分,日头高照,但破庙有了屋顶,仅有门户能接引阳光,所以当火把点燃的时候,一下就将庙宇内照得通透明亮起来。

  神婆高举鼓槌扬声唱道:“伏乞大仙驾临斩邪!烈火焚焚,祛尽妖魔!”

  六十个壮汉跟着齐齐大喊:“烈火焚焚,祛尽妖魔!”

  火把忽的一下飞起,直奔浇满了火油的芸儿。

  这把火不但会烧死芸儿,还会把林北辰的神像还有神庙付之一炬。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xx.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xx.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